您好,欢迎光临湖北省汽车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入会须知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公告: 湖北省汽车行业协会班子成员任前公示公告   湖北省汽车行业协会关于收取2021年度会费的通知  
您的位置:首页 > 车界精英 > 车届精英
车届精英
孟少农:澹泊明志绘车梦 功绩英名垂青史
作者:刘丽君 来源: 发布时间:2013/9/11 18:20:04 浏览次数:

         ——记原中国第二汽车制造厂总工程师、副厂长孟少农

                         


在汽车工业界,孟少农是杰出的代表人物,他把自己汽车科技知识和毕生精力,无私奉献给了我国的汽车工业,而从不计较名誉地位,直到晚年才获得湖北省特等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光荣称号。但在人们的心目中,由抗日学生、进步青年、红色教授、工程师,到汽车工业的巨星、名家、创业人、拓荒者、军师、泰斗,他的各种美名不计其数,而统称他为同志或老师,我觉得是合适的。

——李岚清                              一

在东风汽车公司,提起孟少农这个名字,人们无不赞美崇敬。他的学识和才干,他的人品和德行,至今都在东风乃至十堰车城传颂。这不仅因为他曾经是第二汽车制造厂(东风汽车公司)的总工程师、副厂长,他还是中国汽车工业的拓荒者、奠基人,为中国汽车工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他回国在清华大学机械系任教期间,教书育人的同时,还孜孜不倦撰写学术论文,传播技术理论。作为机械系第一位汽车专业教授,他独授汽车工程、机械制造、工具学等课程,千方百计地充实汽车实验室,开创了清华大学的汽车专业。

他与饶斌等人一起,在建国初期极其艰苦的条件下筹建、创立了“一汽”。此后几十年,他忘我无私,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中国汽车工业建设和汽车工程教育之中。先后担任中央重工业部汽车工业筹备组副主任、筹备组驻苏联莫斯科代表、“一汽”副厂长兼副总工程师、机械工业部汽车局总师室负责人、陕西汽车制造厂技术负责人、“二汽” 总工程师兼副厂长、“二汽”咨询委员会主任兼湖北汽车工业学院院长,成为中国汽车工业奠基人之一。

为了缅怀纪念他,他的母校清华大学发起设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汽车专项教育基金——孟少农励学基金。“二汽”遵照国家科委提议,为他塑了两座半身铜像,一座安放在湖北汽车工业学院,一座安放在武汉工学院。

人们以各种方式纪念他。其实,孟少农活在人们的心里……

记得他1978年到“二汽”后,大家都亲切地称他孟老总。虽然他是一个留洋回国的知识分子、大专家,但他总是一身土装扮,朴素,大方,让人感到很亲切。从他留下的照片就可看出,他穿得最多的是中山装,庄重而严谨。

那时,“二汽”经常在张湾开大会。所以总能在大会上看到他。他发言从不喜形于色,像是在给人讲习题,耐心,委婉,循序渐进,不快不慢就把话讲完了。让人爱听,容易接受。

从1978到1988,他在“二汽”工作整整11年,而他这11年贡献是巨大的。他走后人们十分怀念他。六年前,东风公司工会副主席周世荣嘱托我写东风创业者的文章,特别提到孟少农。由于这几年来忙于编辑杂志,写写停停,未能如愿。直到今年8月,病中的老厂长黄正夏又提起此事,我这才感到事不宜迟,立即赶往北京采访陈祖涛和孟少农的大女儿孟运。

说到孟运,50岁以上的人一定记得一幅名叫我们热爱和平的照片宣传画。照片上两个可爱的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他们怀里抱着和平鸽,甜蜜地微笑着。这个女孩就是孟运。1952年,抗美援朝战争正打得激烈,这张画传遍了朝鲜前线的志愿军部队,也传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

当年那个可爱的女孩,现在的孟运是什么样子?虽然之前通过几次电话,但我没见过她,约好她在楼下等我,但见面我能认出她吗?想着、想着,车已到了约定的地点。

我一下车就认出了孟运大姐,因为她的气质和穿着特别像她的父亲,朴实,端庄,诚恳,可亲。

因为时间紧,我们进屋就开门见山。孟运大姐特意给我们榨了一杯新鲜西瓜汁,她的先生还给我们照了一张合影。采访时,孟运大姐讲了她父亲和她的故事,还找来了她在《中国汽车报》刊登的《怀念我的父亲孟少农》的文章复印件,并将一本“一汽”老同志编辑出版的、珍贵的《孟少农纪念文集》签名后送给了我。“二汽”编写的那本《回忆孟少农》,我早就从支德瑜老总那里借来看了几遍,这些都是我要写孟老总寻觅已久的素材……

                     

孟少农1915年出生在北京,祖籍湖南省桃源县仙人乡。原名庆基,参加革命后才改名少农。其父亲曾在北洋政府里任小职员,1928年底,由于国民政府裁撤北洋政府人员,父亲失业,便携13岁的孟少农和全家回到老家——桃源县。这个秀美的县城由东晋“田园诗人”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而得名。

孟少农的童年是在北京度过的,他1921年入北京北师附小读书,1927年考进北师大附中。回到湖南桃源后,家境的困难,不仅没有使孟少农的学习受到影响,反而他更加努力。1930年他考入长沙岳云中学,1932年考入长沙高中。高中毕业全省会考,他以优异成绩荣获第一名。

  在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帝国主义列强的欺凌和掠夺;国民党表面抗日而暗中挑起内战;国家面临蚕食鲸吞、民族面临危亡。此时,国内有识之士都呼吁实业救国”,这对年轻胸怀一腔热血的孟少农产生了很大影响。他面临着人生道路的抉择。思虑再三,酷爱文学的孟少农,选择了弃文学工。1935年,他以优秀的成绩考取了清华大学的清寒公费生,学习机械工程专业。

“七七事变后,北京落入日寇手中,清华迁入长沙,孟少农随学校一起南下。当时,国民政府的一个部队有一批坦克和汽车,急需技术人才。学校决定由机械系一名教授带领30多名学生,编成技术学员队,到“陆军交通辎重兵学校学习。在学校里,学员们把汽车拆了装,装了拆,练就了很好的动手能力。

孟少农对汽车特别感兴趣,一天到晚泡在汽车跟前琢磨,与其形影不离。半年后,同学返校了,辎重学校要成立研究室,指定把孟少农留下。那时所谓研究室,其实只是个空招牌,哪有研究条件?1939年8月,孟少农回到学校——当时位于昆明的西南联大,继续读书完成学业。

                    三

1940年,西南联大开始招考一批留美公费生,由于抗战的原因,积压了三届学生,考生一下子增加了几倍,但孟少农的物理仍然考了第一名。194110月,孟少农考取西南联大留美第五届公费生,与同窗好友屠守锷(后来成为我国长征二号火箭的总设计师,两弹一星元勋)等16个人,一起远涉重洋求学。孟少农进入美国波士顿著名的麻省理工学院研究生院,专攻汽车专业。

1943年2月,孟少农获得麻省理工学院硕士学位。如果再读两年就能取得博士学位,他的中外导师也建议,希望他转学物理和继续攻读博士。但他想:取博士学位,只能学一两门学科,所得知识面较窄,作用不大。再说,“光念书,在哪儿不能念?何必留在美国?弄个博士学位,回国还是个教书匠。我要做一个实践者,把美国的工厂搬到中国去!

是的,孟少农此时的理想,是要掌握整个汽车设计、制造技术,以便为祖国创建一个汽车制造厂。于是,他走出课堂到工厂考察学习,转去了福特汽车厂实习深造。因为同样的抱负,屠守锷进了美国一家飞机制造厂实习。

1943年至19465月,孟少农先后在美国福特汽车公司、锤上兰森机器公司、司蒂贝克汽车公司、林登城中国发动机厂任技术员和工程师,学习考察汽车、发动机的产品、工艺、工具、机械加工和汽车工厂设计等方面的理论。由于他学习、工作极为严谨认真,成绩突出,福特等几家公司都很器重他,并极力挽留他,答应给他提供优越的研究条件和优裕生活待遇。J&L机床厂也看中了他,想聘请他当雇员,甚至还填好了雇员证,开好了支票。然而,他都婉言谢绝了。因为他的心在中国,他要回到祖国去,为中国制造汽车。其实19458月,抗日战争胜利结束时,孟少农的心就飞回了祖国。但由于战争造成的交通阻隔,他回国的愿望直到第二年才得以实现

                      四

1946年6月初,孟少农在美国西海岸旧金山搭乘战后中美通航第一班客轮离开了美国。同船的还有他的同学、好友钱伟长(后来成为中国物理界泰斗),他们于6月中旬到达上海,回到他思念已久、满目疮痍的祖国。

谈到这里,孟运说:“很多年后,我也去了美国留学,并且在那里工作了几年。在美国,我见到了父亲当年在交锱学校的同学,他们对父亲回国,对祖国有点不理解,这更让我看到了当年我父亲的义无反顾。”女儿的话充满了对父亲的理解和崇敬之情。在我们心中,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孟少农坚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他热爱自己的祖国。回国后,回到母校清华大学任教。当时学校还没有迁回北京,他和同事们辛苦劳动了3个月,亲自修复了已成为一片废墟的清华校园。他在清华大学开创了中国高等学府中第一个汽车专业。他也成为清华大学第一个教汽车专业的教授。

没过多久,满腔热忱回到祖国的孟少农开始迷茫、愤然。他执教期间看到的是残酷的内战,人民的苦难,政治的黑暗。他对国民党政府极为不满,并和一些进步教授联合提出抗议,支持学生运动。他终于明白,在这样的环境下“实业国救” 和教育救国根本无法实现。直到他找到了中国共产党,才找到了方向,找到了真理。他认识到,中国人民要从黑暗中解放出来,除了跟着共产党走,没有第二条出路。

在地下党组织的培养下,1947年8月,经在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做党的地下工作的于陆琳(孟运的母亲)介绍,他毅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清华大学教授中第一个中共党员。1948年9月,他毅然决然抛弃大学教授这个高级职位,奉命奔赴解放区参加革命工作,成了一名普通的革命战士。

当年10月,孟少农前往设在石家庄的华北人民政府公营企业部报到,在计划司司长徐驰手下工作。当时这个部的部长是黄敬,他们准备北京解放后参加接管工作。一个月后,孟少农随徐驰出发,在北京石景山钢铁厂住下,等候进城。 1949年2月初,孟少农所在小组进城,开始负责对矿冶、地质、工业三个研究所的接管工作。5月又回到华北企业部,任技术室主任。

                    五

 1949年101日,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从那时起,华北企业部正式改为中央人民政府重工业部,部长由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陈云兼任,后来由何长工任代部长,刘鼎、钟林任副部长。孟少农成为重工业部的第一批公务员,新中国汽车工业的唯一主管。

   新中国的诞生,让孟少农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在19499月新中国成立前夕,苏联政府派来了3位汽车工业专家,其中有斯大林汽车厂总设计师斯莫林。从那时起,和斯莫林在一起探讨如何创建中国的汽车工业就成了孟少农的日常工作。

    1950年初,孟少农调到机械局筹备组工作。110日,刚过新年不久,刘鼎部长把孟少农叫到办公室并对他说:“要立刻着手筹建中国汽车工业,要成立汽车工业筹备组。”孟少农听后一愣,说实在话,他当时并没有思想准备,他以为至少还要等经济恢复几年后才有条件搞汽车工业呢。

    刘部长说:形势的发展比你估计的要快,我们有一定的工业基础,国民经济需要大量的汽车,你提个意见吧!当时中国汽车业的现状是,大约有2500台机器,10700名员工,生产能力(指大修能力)11500台次/年。其中,较大型的修配厂约有100个,分布在全国。国内汽车保有量约为8万至10万辆。

    孟少农听着刘部长的话,心里也开始盘算着,这些基础如果实打实的话,还是可以干的。

     刘部长又算了一笔账:目前全国有137000公里的公路,在江南有蒋介石的军队围剿红军时修的公路;同时,日本也在华北修了不少公路以对付八路军。这些公路都是中国人民辛苦修建的,和当前的汽车保有数极不相称。

    另外,铁路有20000多公里,有很多不能发挥经济效用,就是因为缺乏与铁路配合的公路和汽车。还有邮政、工业、农村、科技、国防等都需要有我们自己的汽车工业。所以,现在上汽车工业是全国人民欢迎的,但要集中全国力量才行。

刘部长越说越激动,孟少农也越听越高兴!盼了多少年,不就是为了这个吗?还等什么?这下子孟少农真的可忙起来了!

                         六

1950年3月初,重工业部成立了汽车工业筹备组,郭力任主任,孟少农任副主任。筹备组一成立就抓两件大事:一是调查研究,收集旧中国有关汽车和汽车工业基本情况。二是集结和培养技术骨干。

孟少农凭着原来在清华大学任教等诸多有利条件,开始广泛招集人才,很快就集合起一支近200人的、新老技术人员精干队伍。为培养这支队伍早日成才,孟少农费尽了心血。他一方面办起学习班,亲自授课;一方面在南池子建起一个千余平方米的实验室(此实验室后发展成为汽车研究所,迁到长春),组织拆装汽车;同时和京津的几所大学联合组织高年级学生下厂实习;为新中国汽车工业培训了第一批技术人才,这批宝贵的人才后来都成为我国汽车界主要骨干力量。

1950年122日,“一汽”的筹建拉开了序幕。按照毛主席与斯大林签订的协议,苏联汽车工厂设计专家组来到北京,参与援建“一汽”的筹备工作。1951年春节前,孟少农陪同苏联专家去长春考察,选定了“一汽”厂址。

“一汽”开始筹建了,中国终于有了自己的汽车制造厂,想到这里,孟少农心情十分激动。他决心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利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全力以赴,大干一番。

1952年7月,重工业部选派以孟少农为首的李刚、陈祖涛、潘承烈参加驻莫斯科代表小组,负责办理“一汽”技术设计联络、设备订货与分交、聘请专家、派遣实习人员等事宜。经多方反复商定,“一汽”从苏联引进工厂设计、产品设计、工艺设计、工装设备、技术文件和一整套组织设计;订购成套设备5千余台;聘请各类专家近200名;派遣实习生近600名。

1953年7月,孟少农在代表小组所办事项大部就绪后先行回国,出任“一汽”副厂长兼副总工程师,全力协助厂长饶斌、总工程师郭力工作。

在建厂阶段的整整三年里,孟少农把全部精力、智慧倾注在“一汽”建设上。他主管产品设计、工艺、冶金和生产准备等部门的工作,作风严谨,一丝不苟。他亲自制定出各类人员培训计划,组织指导实施,使“一汽”掀起了学文化、学管理、学技术的热潮。不仅如此,他还经常深入到施工现场,发现问题,就立即组织协调解决,避免很多返工与浪费。“一汽”进入零件调试阶段后,他经常深入车间,检查了解零件调试计划执行情况,及时解决处理一些重大的技术问题,保证调试生产按计划进行。

1956年715日,“一汽”经过三年的艰苦奋战,胜利投产,结束了我国不能生产汽车的历史。

在庆贺胜利之时,孟少农异常冷静,又把主要精力转移到如何提高质量和发展多品种等问题上。他多次对“一汽”产品处同志说:我国汽车工业需要大发展,技术工作要走在前头,要有准备,要学会自己走路。

1956年11月,他组织制定“一汽”19571962年解放牌汽车设计改进和发展新品种规划。其中包含解放车的改进、设计CA11型平头新解放、及其派生的自卸车、牵引车、公共汽车和开发军用车和轿车系列。经过多年努力,基本全部实现。

事情的发展总不是一帆风顺的。解放牌汽车投产后,陆续暴露出一些重大缺陷和质量问题,如发动机开锅、驾驶室闷热、转向沉重、车架纵梁易裂等。他和有关设计人员一起,反复研讨,制定改进方案,不断进行试验。经过几年努力,解放牌汽车有了十多项改进,大大提高了整车的性能和质量。

  针对当时按照苏联吉尔157图纸试制出两批军用越野车中存在的质量问题,孟少农知难而进,他组织人员到部队调查,集合有关人员讨论改进方案,并反复论证,还亲自参与审定整车和各个总成设计结构和图纸,深入到图桌旁指导工作。使军用越野车1964年正式投产,而且质量很好。

在汽车身上,孟少农总有研究不完的课题。为提高解放牌汽车的马力(原设计为95马力)和其他性能问题,他积极组织自行开发直列顶置汽门发动机(6102型)来代替老解放车的发动机的工作。并亲自参与设计、试制和试验,一次试验成功。这项工作因四清文化大革命被迫停下。这种性能先进的发动机,后经改进成为“二汽”EQ140型东风车的发动机,使东风车以马力大,跑得快而闻名全国。

   他具有远见和前瞻性,60年代初,就重视开发我国自己的柴油机。在国家科委的支持下,他组织研制120系列V8柴油机,亲自参与和指导该机设计。1964年试制出样品,这是“一汽”一次最好的高质量总成样品试制。样机一次试验成功,鉴定合格,成为“一汽”第一个汽车发动机产品储备。

他最早提出我国小轿车的开发。早在50年代中期,他就提出“一汽”开发小轿车的设想。当时有人认为,开发轿车为时尚早,但孟少农认为有必要在技术上早做准备。1957年,他患病住在吉林省立医院,仍在病房里绘出设想的草图,并请设计专家吴敬业、刘炳南等同志去病房探讨研究。当时机械工业部和中央领导都很支持他的这个设想,并提供了多辆轿车样车。在全厂上下的共同努力下,19585月上旬,“一汽”终于试制出我国第一辆东风牌轿车,并在党的八大二次会议期间开到了中南海,毛主席和中央其他领导同志第一次坐上我国自己制造的小轿车。

1958年下半年,“一汽”又接到中央下达重要任务,要自制高级轿车。在王少林副总工程师和党委副书记方吉的领导下,“一汽”组织了若干个攻关队,进行周期性轮番研讨和攻关,重大技术问题请孟少农拍板定案。当时参与研制的老汽车专家支德瑜赞叹说:少农同志可贵之处在于他听取汇报后,都能针对问题的特点,作出正确的判断和指导,因而较快地奠定了红旗高级轿车的技术基础。我国第一批红旗高级轿车,经过一年多时间试制成功,参加了国庆十周年的检阅。

孟少农无私地奉献着,以忘我的崇高精神,为“一汽”的筹备、建设、老产品改进和新产品开发呕心沥血奋战了15个春秋。在他离开“一汽”时,“一汽”已有三个系列品种和30多种变型专用车投产。他应该骄傲和自豪。

                                   七

1965年孟少农调到机械工业部汽车局,负责总师室工作。由于文革动乱,他被戴上“反动权威”的帽子下放到江西干校劳动。他默默地承受着,白天劳动,夜深人静时,就悄悄地搞自己的学术研究。此时陕西汽车制造厂正在兴建,一种军车试制几轮了都定不了型。情急之中,深知孟少农为人的该厂负责人陈子良向上级大胆提出:我要孟少农!”就这样,19715月,孟少农又风尘仆仆来到位于陕西省岐山县五丈原麦李西沟下的陕西汽车制造厂任革委会副主任,主管技术工作。

建厂初期的陕西汽车制造厂,地域偏僻,交通不便。生活条件极为艰苦,工作上又困难重重。孟少农不计较个人得失,冒着风险,排除障碍,专心致志地研制、开发延安250型五吨越野车,为改进6130型发动机和开发15吨重型民用车艰苦奋战,发挥了重大作用。

  1971年,正是延安250型越野车试验定型关键时刻,该车经过三轮试制后,有了很大改进,但在试验中仍出现可靠性较差及动力性不足的严重问题,还需修改设计,改进结构。孟少农当机立断,要求成立设计科和建立试验室。厂里领导班子对此非常重视,很快组建了设计科,并建立有一定规模的试验室,购制了一批试验设备,使“陕汽”有了自己的设计试验阵地。

   改进后的延安250第四轮样车,经过一系列的定型试验,成功地解决了可靠性和动力性问题,各项指标都达到了要求,并于197412月通过定型鉴定,1975年正式投产。

  19788月,延安250获全国科学大会科技成果奖。后来,该车在同吨位三种越野车的竞争中,名列榜首。1984年国庆阅兵时,延安250以两个方队威武雄壮地通过天安门;它还在老山前线建立了战功,成为我国军用越野车的佼佼者,至今仍受到部队的欢迎和好评。

   孟少农是是务实的。他根据实际需要提出:“陕汽”不应该完全照搬别人东西,应利用新建厂的有利条件创新改进。他周密细致地解决了原发动机中一系列具体技术难题,使该机水平超过了原来的发动机。经生产实践证明,修改设计十分成功。此发动机在19788月获全国机械工业科学大会科技奖。

他深谋远虑,思路开阔。在“陕汽”五吨越野车研制过程中,他就提出:一个工厂光靠生产军车是不行的,必须开发一个当家的民品汽车。

“陕汽”在他的直接领导下,1975年至1976年,集中一批力量,完成了新的156×4型民用载重汽车160型汽车的大部分设计工作。由于孟少农于1977年底调离陕汽,他的设想未能实现。但孟少农在“陕汽”艰苦奋斗的精神和高屋建瓴的思想,永远是“陕汽”人前进的动力。

                            八

1977年底,孟少农由“陕汽”转战到了“二汽”。用他夫人李颜杰的话说:“我们这辈子是越搬越偏僻,越搬山越大,越往南搬越冷。”这话一点都不假。十堰地处鄂西北郧阳山区,抬头见山,举目屏障,四处沟壑。刚到十堰时,我见过冬天下雪时屋檐的冰凌足有一尺多长。那时没有暖气,晚上盖上两床8斤的棉被都觉冷。山里不仅物资紧缺,用水都十分困难。所以孟运在回忆父亲的文章中说,她每次去十堰心里都沉甸甸的,因为她知道父亲有关节炎(其实是痛风)的毛病,女儿心疼父亲。

然而在孟少农心里,艰难困苦都不在话下,他是造车人,只要是能制造汽车,他就是幸福。就像孟运说的那样,“只有汽车才能让父亲的心动。父亲的一生除了造汽车之外,把什么都看得很淡,在别人看来他近乎不懂人情世故,但却透着那么股大智若愚的劲儿,他的事业心、使命感是常人所不及的。”

再说“二汽”是当时我国规模最大,水平最高,全国“聚宝”、自力更生创建的汽车制造厂。他没觉得苦,反而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建“一汽”时,毕竟是苏联专家援建的,有的地方还放不开手脚;在这里,一切都是咱中国人自己干起来的,就拿出自己全部的聪明才智,甩开膀子干吧!他虽然来得较晚,但早在来“二汽”之前,他从“二汽”筹建开始,就协助“二汽”筹建组领导饶斌等同志做了许多工作。

他和饶斌是老搭档,在1965年“二汽”开始筹建时,饶斌就常找他一起研究“二汽”建设问题。他坦诚地提出自己的看法:“‘二汽’建设不能照搬一汽模式,要闯出新路,产量要大,品种要多,设备要新,技术要先进,生产要专业化。”饶斌采纳了他的建议,把它作为“二汽”建厂方针重要内容。事实证明,孟少农的设想是完全正确的,它为“二汽”建设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为我国汽车工业的发展摸索到了一条新的道路。

初来“二汽”的孟少农进门就遇到了难题:由于“文革”的影响,1977年底, 东风140”已经试制了5轮,不合格件有1200多种,质量问题高达9300多个。如果修改产品设计,则要报废1000多套工装设备。不修改,又无法继续生产。他面临骑虎难下的局面,二汽几万双眼睛都注视着孟少农——中国最权威的汽车专家——希望他能够力挽狂澜,出奇制胜。

他失眠了。领导的信任,工人们的焦虑,事业心的驱使,都让他不能等闲视之。一定要闯过这道难关!通过冷静分析,在充分调查研究之后,孟少农肯定了东风140”的设计基础,同时归纳了64项关键问题。紧接着,二汽成立了由孟少农任总指挥的攻关指挥部,下设16个攻关队,几十个攻关课题组。在全厂大会上,孟少农作了鼓干劲,树雄心的战斗动员。他说:我们二汽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要么上去,要么垮台。就像当年韩信在井陉口和强大的20万赵兵作战一样,背水一战,没有退路!我相信,二汽的几万精兵,一定能像韩信一样,以弱胜强,化险为夷,失败不属于二汽温文尔雅的他,从来没有这样激动过,台下立刻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背水一战”,说干就干!他和负责产品设计的王汝湜等同志共同研究,分出轻重缓急,重点抓64项重大质量问题,其余数千项质量问题分解到专业厂、车间、班组解决。

1978年的元旦和春节,二汽人没有休息。他们同心协力地奋战在各个生产线上。总指挥孟少农紧紧抓住各个关键环节,有条不紊地指挥着这场生死攸关的攻坚战。攻关中,他既运筹帷幄,又深入基层,集中群众智慧,与几十个攻关队、组共同研究制定攻关措施。他不仅在技术上精心研究,拍板定案,而且常常承担总调度工作。过度的劳累,使他的痛风病时常发作。脚部的剧痛使他无力行走,他就把攻关课题组的负责人请到家里,把图纸铺在地上,研究解决一个个具体难题。即使住在医院里,他也天天听取汇报,不失时机地指导工作。

孟少农信奉这样一句名言:“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全厂上下经过半年多苦战,终于攻克了EQ140EQ240两种车型中86项重大难关,并在当年第四季度顺利投产。新生产的东风车以马力大、速度快、耗油低、轻便灵活、视线开阔等先进性能很快就闻名全国。

特别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东风车不负众望、大显神威,被广大指战员称赞为英雄车功臣车。改变了过去东风车被形容为看起来龇牙咧嘴,走起来摇头摆尾,停下来漏油漏水的不良印象。背水一战的成功,振奋了人心,大长了“二汽”人的志气,使“二汽”当年实现扭亏为盈。并在以后十年,每年以万辆幅度递增,呈现出兴旺发达的喜人局面。

而“二汽”的发展总是伴随着曲折和坎坷。人们还没有从喜悦中回过神来,又一道难关已横在面前。1981年,我国经济建设处于调整时期,“二汽”东风车又陷入滞销困境。1981年前的计划经济年代,“二汽”一直是按计划经济体制单纯地进行“产品生产”的。一切原材料均由国家物资总局统一调拨供应,一切产品销售都是由物资系统“统购包销”。1981年5月4日,国家物资总局在常州召开的全国汽车订货会上,突然宣布:从今年起,国家不再负责统购包销,一切生产、原材料订货及销售事宜,均由企业自行处理解决。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对毫无思想准备和组织准备的二汽来说,无疑又是一个极大的震动。

在这种情况下,“二汽”千方百计采取措施,一方面寻找市场打开销路,一方面改变产品结构,适应用户需求。为度过难关,作为总工程师的孟少农,不失时机地提出以东风车为主体,开发节油车,提高经济性。他提出5项技术改进措施,即将压缩比由675提高到70,采用子午线轮胎,加长转向垂臂,换用省油化油器等。实施后,节油效果非常明显,很受用户欢迎。同时,他根据市场调查情况,投入很大的精力,组织、指挥、设计和生产变型车。他一再强调:用户需要什么车,我们就搞什么车。他不仅从技术上指导,而且亲自组织指挥试制,至1982年年底,东风五吨系列改装车有53种,变型车达42种,变型车和改装车的生产,另辟蹊径,打开了东风车的销路。

孟少农似乎有干不完的活,他像个魔术师,搞完了变型车、改装车,又开始搞柴油机的研发。他对柴油机的研发可说是情有独钟。60年代初,就重视开发我国自己的柴油机。

    他是二汽独自开发研制EQ6110型柴油机和EQ6105型汽油机的主持者。这两种发动机的主要参数均由他提出。EQ6110功率为160马力,EQ6105功率为165马力。其特点是:寿命长,好制造,很适合我国生产、工艺、制造水平。国家鉴定认为:该机设计紧凑,外形美观,结构参数合理,各项性能指标达到设计要求,处于国内领先水平。国外内燃机设计权威林慰梓与MOSS评价为处于国际中上水平。其中6105汽油机通过与英国里卡图公司合作改进,供三吨半越野车用,取得圆满成功。EQ6110型柴油机主要用于8吨以上载重车。毫无疑问,每取得一次成功,孟少农都感到由衷的高兴。

孟运就爱听父亲谈汽车,她说:“父亲常跟我说,他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出一辆车,再出一辆车,不断地有新车推出来。每次他说到汽车,脸上都会放光。理解了父亲,我才真正懂得了什么是事业心。”孟少农谈起汽车像个孩子,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像“二汽”这种特大型国有企业,怎样发展才有出路?虽说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经营不好也会落到“船大难调头的”尴尬境地。邓小平视察时就鼓励“二汽”搞企业联合,倡导组织联营公司。这种高瞻远瞩的构想,打开了“二汽”人眼界。80年代初,孟少农开始大力从技术上促进“二汽”走向联合、联营发展道路。在他精心组织指导下,“二汽”成功地设计、试制出适用于云、贵、川的EQ140C高原车、EQ140S5A 大客车底盘及EQ140T 型大客车底盘。拓宽了车型,扩大了品种。他倡议与河南联合设计、联合试制、联合开发、联合生产EQD131三吨级轻型载货车,并亲自参与设计。此车通过国家鉴定,并在郑州市建成8万平方米的现代化的总装厂,年产25万辆。在他主持下,“二汽”还与成都建筑机械厂合作制造出部队用的装甲车。

过去十堰山里的信息总比外面晚半拍,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山里时,南方已是万紫千红了。

孟少农机敏的眼光,总是最先看到山外的姹紫嫣红。他善于捕捉各种信息,时刻关注着世界汽车业技术进步。改革开放时期,他十分重视引进先进技术和经验,重视消化吸收,为我所用,强调以我为主。他积极支持“二汽”领导引进美国康明斯工程公司的柴油机,来提高国内柴油机的设计和生产水平的主张。“二汽”在襄樊基地建厂后,年产6万台,创造了很好的效益。他积极促进与日本日产柴公司合作,但只引进驾驶室、变速箱与前后桥总成,我国自己搞整车设计(八吨平头柴油车和三吨半军用车)。这样既充分掌握主动权,又能又快又好地上马。“二汽”很快在襄樊建厂并投产。他积极促进“二汽”与英国铸铁研究协会合作,“二汽”仅以三万英镑实际代价,换取英方180多条咨询意见。执行之后,每年可获得上百万元的降低废品和成本的效益,并提高了生产能力。

   他极力推进我国轿车工业的创建和发展,力求通过发展轿车生产来提高我国整个工业生产技术水平。早在20世纪50年代,他就着手创建我国轿车工业,为“一汽”轿车生产建立了基地,培养了大量人才。到“二汽”后,他多次提出及早开发轿车和轻型车的设想,他说:“国外的经验是:小厂搞大车,而大厂搞小车,我们也应当这样干。”“二汽”至今都流传着孟少农这句话:“搞大车只是小学水平,搞小轿车才是大学水平

1982年,他在中国科学院的一次会议上,用大量实例宣传汽车工业应是我国支柱产业和我国应当毫不迟疑大力抓紧发展轿车生产的观点。他的主张和建议,对后来国家决定大力发展轿车工业和充分利用“一汽”、“二汽”优势开发轿车工业起了重大作用。我国汽车工业的迅猛发展和今天轿车发展势如破竹的态势,孟少农功不可没!

他潜心研究世界汽车的发展规律,把它总结成宝贵经验:“世界汽车发展一般规律是:三年一小改,八至十年一换型,大多数先进国家是前一代产品在生产改进,下一代产品在设计室、试车场里发展成熟并进行生产准备;第三代产品则在造型室、在研究部门和人们的脑海里逐步酝酿成型。”

在“二汽”的工作实践中,他明确指出:“产品发展要设计一代,改进一代,预研一代。”80年代初,他坚持将 “二汽”产品设计处和工艺研究所合二为一,建立一个以产品开发为核心,融材料、工艺、基础技术于一体,具有强大开发能力的技术中心。他认为,这是使“二汽”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保证。现在这个中心正在为“二汽”的发展发挥着重要作用。至今,孟少农的这些观点和见解,仍对我国的汽车工业发展发挥着指导作用,并已成为我国汽车工业发展史上弥足珍贵的宝贵财富。

孟少农在“二汽”艰苦奋斗整整11个春秋。为“二汽”闯过质量关、滞销关、缓建关三大难关殚精竭力;为“二汽”发展横向联营和长远兴旺发展奠定了基础。由于他贡献突出,经二汽总厂领导提名、全国科技界共同推荐,198011月,孟少农荣获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部学部委员称号。1983年、1984年连续两年,被评为湖北省特等劳动模范,1985年又荣获全国第一批五一劳动奖章。

                   九

孟少农一生重教兴学,把教育培养人才当作头等大事。80年代初,他倡议并亲手创建了“二汽”教育中心——湖北汽车工业学院。为培养高级人才,他力主搞四年制本科,大、专结合,培养自己的博士研究生。为此,他语重心长地说:先进的技术成果,我们可以用金钱买到,而在这些成果后面的理论、方法、数据……是不易买到的。因此,我们要把重点放在培养我们自己发展技术成果的本领方面。

令人敬佩的是,他年届古稀,仍在思考为我国汽车工业培养人才。他对“二汽”领导说:如果说,我在有生之年有什么奢望的话,就是在培养年轻一代上贡献点微力。”1985年,体弱多病的孟少农,还亲自编写讲义,为湖北汽车工业学院学生讲授国内外无人讲过的一门新课《汽车设计方法论》。《汽车设计方法论》是孟少农毕生心血的结晶,不仅对我国汽车工业作出理论指导,而且对发展整个机械工业,同样有指导意义。

   为培养后人,1986年,机械工业出版社请他组织编写一本面向机械制造行业的、实用的《机械加工工艺手册》时,他忍着“痛风”的病痛,热情地承担这一重任,并带病写出《手册》提纲第一稿。19874月,在江苏吴江召开《手册》编审会,他不顾自己的病痛,中止了用药灌肠治病,赶去参加会议。现在,这部有270万字的《手册》已经出版,受到行业广大读者欢迎。

晚年的孟少农,是在口授笔耕、培育后人中度过的。虽然他的健康情况一直欠佳,经常住院治病,然而在他最后三年中,从未因病停止过给湖北汽车工业学院学生讲课;他常常是挂完吊瓶,就赶去教室讲课。

那时,在北京的女儿孟运十分牵挂父亲的病情。 在她印象里父亲身体一直还行,但退居二线之后,由于“痛风”长期服药引起的肾病已经严重了。她写了几封信劝父亲回北京,但孟少农考虑的结果还是留在“二汽”。那年夏天,孟少农去北京开会,孟运又提及留在北京的事。孟少农说:“我还是留在汽车厂觉得心里踏实,靠近汽车、听得到汽车厂的脉搏我才睡得着觉。”他又亲切地对女儿说:“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刚写了一本教材,已经在‘二汽’的汽车学院讲过了,还需要改一下;我还准备写一本发动机的书,中国还没有一本像样的发动机的书;我干了一辈子汽车,出了几辆车,可是没有时间坐下来写点东西……”听完父亲的话,孟运体会到父亲对汽车事业那种深厚的爱、浓郁的情,是他人无法体会、无法企及的。在孟少农儿女们心中,他不仅是父亲,还是一位可亲可敬的朋友、导师。

 十

孟少农是伟大的。他为我国汽车工业的创建和发展贡献了毕生精力;他高贵的品格给我们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他生活简朴,克勤克俭,从不乱花国家一分钱。几次出国考察访问,他不住高级旅馆,多数住在汽车旅店之类的便宜客栈。除必要场合外,都是在超级市场购些食物,有时来不及回旅店,就买点面包充饥。他出国带回的礼物全部交公,每次节约的旅差费都超过半数,为国家节省外汇。

  他坦荡无私,心系汽车,处处为国家和他人着想。几十年身居一线,扎根基层,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无论遇到什么坎坷,从无怨言。晚年,组织上曾几次让他迁居北京,他都婉言谢绝,他说:我是搞具体技术工作的,脱离基层,远离生产现场又能干什么呢?这谦虚话语,坦诚表明了他对事业真挚的情感和无悔的追求。

他孜孜以求,刻苦钻研,毕生把学习和工作放在第一位。无论是出差在途中,还是在招待所的短暂休息,他不放弃一点时间看各种资料。在家里,更是与书刊形影不离;看起书来常常入迷,废寝忘食。他勤于思考探索,善于理论联系实际,以形成自己的观点;从不随声附和,人云亦云。他学识渊博,造诣深厚,对许多问题有真知灼见和自己独到的见解。  

他为自己钟爱的汽车事业肝脑涂地、鞠躬尽瘁。1988年1月9日,就在他逝世的前六天,他已处于弥留之际,当“二汽”领导去医院看望他时,他还关心地问:“你们搞的小轿车前期工程怎样?”当听到回答“进展顺利”时,他脸上立刻有了满意的笑容,并自信地说:“等病好了,我和你们一起干。”最后他还轻声叮咛说:“小轿车以我为主!”这是20多年前一位老人在弥留之际,用其一生追求的信念做支撑而留下的遗言。他愿望在有生之年把我国轿车工业搞上去,但无情的病魔使他壮志未酬。

2009年6月30日,凝聚了东风几代人心血的东风自主品牌轿车东风风神S30的诞生,终于告慰了孟老的在天之灵!

孟少农一生活得精彩,他集多重角色于一身:他是抗日学生、进步青年;又是海外学子、留学归国专家、著名大学教授;还是汽车工业创始人、汽车技术权威、汽车工业领导人;一路走来,他遇到过各种艰难困苦、坎坷曲折;但从未改变他的汽车强国梦和中国汽车工业自立于世界汽车之林的决心。

在写孟老这篇文章之前,我看过许多资料,在诸多写孟少农的文章中,我非常欣赏这样一句话:“假如说汽车工业有血脉的话,那血脉深处,永远活着一个孟少农。

 

                         

 2009年10月9  于武汉


下一篇: 马跃:低谷布局
上一篇: 苗圩:赋予业界新思维
车界精英

车届精英 人物访谈

图片新闻

协会动态
·注入红色动能 加强党的领导 省…
·湖北省汽车行业协会第三届二次会…
·尤峥:转型就在当下,岚图将用三…
·尤峥:汽车行业正呈现新的融合态…
·湖北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再出发研…
·尤峥同志接任湖北省汽车行业协会…
首页 | 机构概况 | 新闻中心 | 政策法规 | 专家委员会 | 商用车展 | 会员中心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湖北省汽车行业协会 鄂ICP备13026284号 技术支持:尚网互联
建议使用1024*768或者更高分辨率下浏览本站,本站所有内容未经许可不得复制与转载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您是第 位访问者